top of page
搜尋

那些垃圾告訴我們的事

建造任何建築物都需要承擔相當大的環境成本,尤其是在生產建材上。放眼世界,營造業年度碳排放量佔全球6%(23億噸)(1);此外,這個產業還消耗了大量水資源、原物料,並產生大量廢棄物與污染。綠建築運動得以推展的部分原因就是伴隨著新建築物的設計和建造。然而,建築物對環境的影響,多數來自建築物生命週期的居住和使用行為,住宅和商業房地產的使用及營運所產生的年度碳排放量共佔每年全球的27%(99億噸)(2)


因此,一棟大樓使用的時間越長,其營運過程對環境的影響相較於建造過程中的影響就顯得更加重要,這也是為什麼宏國大樓在營運超過三十年後,我們的管理團隊更加重視監測和改善日常會影響環境的關鍵行為。除了減少大樓內各單位用電和用水量(我們將在後續的文章中詳細談論這些方面),我們將戮力進行更好的廢棄物管理。


說起來有點奇怪,台灣因四合一回收計畫的成功而享譽國際(3),儘管這項計劃的推行和隨後的立法配套有助於提升將廢棄物從掩埋場或焚化爐回收的比例,促使過去五年平均達到57.8%,但整體而言,台灣的廢棄物總量卻越來越差。


台灣的四合一
廢棄物回收計畫享譽國際,但廢棄物總量卻逐年升高。

我們是自己成功之下的受害者嗎?

我們天真地認為,台灣的垃圾回收率在全球是前段班,就不再有垃圾問題,但事實並非如此。根據台灣環保署的數據顯示(4),僅僅在過去兩年,我國所產生的廢棄物量就增加了12.2%(從2020年的987萬噸增加到2022年的1124萬噸),雖然回收率仍然很高,但同期掩埋或焚化的廢棄物量則增加了17.7%(分別為390萬噸和474萬噸)。此增長並非來自人口增長,因為過去兩年國內人口數略有下降。環保署指出,每人每天製造的城市垃圾量從2020年的1.144公斤增加到2022年的1.320公斤。


2007-2022 台灣環保署垃圾量統計數據顯示,過去兩年國內垃圾總量與每人平均垃圾製造量均有所增加。

與此同時,我們也不能將大部分廢棄物被回收視為一件本質良好的事情,因為各種回收過程需要能源(會排放溫室氣體)及水資源(台灣正面臨長期缺水的挑戰),回收本身也會產生污染問題。而許多材料,尤其是紙張和一些塑料,有回收次數上限,之後就會出現材質脆弱或被污染到無法再次處理的程度,這種情況被稱為降級回收(5)。雖然保存這些材料供持續使用比焚燒或掩埋更好,但大多數回收只是相對於焚燒和掩埋更可取的選擇,本質上並稱不上是一件好事。


多年來,廢棄物管理的口號一直是3“R”- 減量(Reduce),重複使用(Reuse)和回收(Recycle)。這三者是按照優先順序排列的,正如前一段提到的壞處,回收會放在最後。但我們的問題在於我們製造的垃圾總量非但沒有減少,反而持續增加。


宏國大樓的廢棄物管理

在LEED針對既有建築的營運與維護(O+M)評估中,廢棄物管理的評估包含每年產生的總廢棄物量以及轉移垃圾掩埋場和焚化的比例,佔總分的8%;遵循3“R”原則,對於總廢棄物量的評分比重,比轉移高出許多。


當我們開始執行宏國大樓改造綠建築專案時,我們意識到廢棄物管理有很大的改善空間。在2020年,宏國大樓總共產生了107,000公斤的廢棄物,全年平均回收率為52.2%,明顯低於該年台灣平均資源回收率58.8%的水平。我們透過三種方式應對回收率改善的挑戰。首先,我們進行了廢棄物稽核,以便更加了解平常上班日產生的廢棄物的性質以及可提高回收率的潛在區域。再者,我們與廢棄物運輸承包商合作,開發更多類型的廢棄物轉移渠道。最終,我們與租戶合作,建立一套更好的垃圾分類系統,使人們更容易理解如何進行垃圾回收分類,減少掩埋和焚化。


臭味撲鼻的深度調查

進行垃圾稽核可能是改造綠建築中令人感到最不悅的工作,但這是非常有助益的練習。它包含收集整棟大樓一整天的廢棄物,針對每個樓層產出的廢棄物逐一以人力手工分類,確認有哪些丟向焚燒處理,有哪些其實應該被分類回收,並且將這些不可回收及可回收廢棄物進行秤重。然基於衛生安全考量,我們並不會對廁所的廢棄物進行分類,僅對其進行秤重,這樣用意是為了準確獲得前一日24小時內整棟大樓總廢棄物量的完整輪廓


我們進行廢物稽核並不是為了符合LEED綠建築的要求,我們這麼做是為了這項工作背後為我們帶來的重要資訊。為了不打擾宏國大樓的日常運作,工作人員被安排在週六早上進行垃圾稽核,測量前一天(週五)的廢棄物重量與內容,這也代表我們的清潔人員必須在休假的早上來進行辛勤的工作。


宏國大樓的垃圾稽核,是將一整天的廢棄物逐一以人力手工分類,獲取完整的廢棄物資訊。

我們最近一次的廢棄物稽核是在2023年2月進行的;雖然單就一天的統計數字進行推斷,難以得出太多結論,也可能會受到某些突發狀況的影響,這些狀況可能與一年中的日常情形不同,但我們確實從調查中理出了一些有趣的線索。


可以被回收的廢棄物按重量計算是總量的60.3%,這相當不錯;可惜的是有6.8%的可回收物被丟到一般垃圾中,這當中本來可以揀選出來的項目主要是廚餘以及與外賣餐飲相關的紙張和塑料包裝。在這個調查中,不同樓層之間的每位用戶產生的廢棄物量差異性高達十倍,最低的僅有20克,最高的為200克。而整棟大樓的平均每人廢棄物產生量為103克。


而可被回收的前五大廢棄物種類分別是混合紙張和紙板(68.13公斤)、紙質食物容器(56.10公斤)、廚餘類(34.92公斤)、塑料食物容器(9.36公斤)和一般塑料(8.45公斤)。這些五個品項在去年也是前五名,不過前後排名略有不同。例如,廚餘去年按重量排名第二。


由於廢棄物稽核需要人工一袋一袋分類整理,比較容易發現平常不會注意到的事。今年,我們在三個樓層的一般垃圾中發現了煙蒂,這非常令人失望。我們不僅定期每年至少一次提醒所有租戶遵守大樓嚴格禁煙的政策,並告知在辦公大樓內吸煙是違法且被嚴禁的。當然,我們可以選擇無視這些可能存在的問題,但我們須要為大樓內的所有租戶與同仁的健康和安全採取行動。我們的管理團隊在調查後的週一上午告知發現菸蒂的那幾個樓層的租戶以求解決這個問題,我們誠摯希望不再發生類似事件。


與外包廠商合作

在宏國大樓開啟LEED綠色改革之前,我們並沒有做廚餘回收,因為我們尚未執行廢棄物審核,當然也不了解這對大樓有多重要。後來我們與資源回收的承包業者探討了幾種廚餘回收的方式,最後採用了最實際的方式,就是將食物碎屑送去加工作為豬飼料。但這意味著並非所有的廚餘都可以被回收,因為很多廚餘並不適合提供豬隻食用。而由於此計劃的執行,2022年的廢棄物總數中有6.13%免於送焚化爐。後續我們還與回收業者合作開始回收廢玻璃,即便去年它僅占廢棄物總量的0.76%,但我們仍盡力更好地管理宏國大樓的廢棄物。


解決根本問題

面對須要去分辨什麼是可以回收和不能回收的課題上,這通常會令人感到困惑。當我們開始解決這個問題時,特別面對是塑膠類、食品容器和由不同材料製成的廢棄物,我們自己也是有很多的疑問。因此,在我們要求大樓租戶進行更多回收工作之前,我們要清楚了解我們希望他們必須怎麼做。於是,與租戶接觸的第一步實際上是向我們的回收業者先取得完整回收的資訊。由於辦公大樓產生的廢棄物種類多元,從文具用品到食品和飲料包裝等,這並不是一個簡單的過程,不過最終我們規劃了一個方案,可以向租戶解釋清楚,並按照承包商的廢棄物回收流程進行分類回收。


接下來,我們與租戶代表組成討論小組,討論並蒐集他們的意見,建立一個由源頭就分類回收的最適解決方案。為了讓分類盡可能更簡單,減輕租戶們的分類負擔,我們提供各樓層租戶不同的容器進行第一步收集,第一個容器收集金屬和玻璃、第二個容器收集各種乾淨的塑膠,從PET瓶到DVD,我們對此還設計了一個口號就是;「如果不確定,先分類再說」。然後我們的清潔人員在地下室的廢棄物處理區進行二次分類,確保這些要被回收的物品有被正確的分開,然後進行秤重再由回收業者運走!這樣一來確實降低了租戶的工作負擔及選擇負擔。


這個新的廢棄物管理方案讓我們感到非常成功。因為它是根據我們租戶的直接參與而創建的,所以對他們非常有效。


到目前為止的成果

2022年的廢棄物總量較2020年減少了3.9%(從107,000公斤減至103,000公斤),平均回收率提高了9.7%(從52.2%增至57.8%,與2022年全國平均水平57.2%相符)。這些是令人鼓舞的趨勢,但我們的廢棄物稽核顯示,在回收率方面仍然有改進的空間,而年度數據顯示我們應該能夠從改變做事方法共同努力降低整體比例。


廢棄物是我們消費經濟的直接產物,它受到消費行為的驅使,了解消費行為和日常決策對減少不必要的廢棄物至關重要。


一個很好的例子是我們2022年最大的廢棄物類型-混合紙張和紙板。雖然您可能期望辦公大樓會產生大量A4複印紙垃圾,但去年它只占總體的1.2%。我們的回收業者會收集其他類型的紙張(如彩色亮面的印刷刊物),與紙板一起進行分類和稱重;去年,它們佔宏國大樓廢棄物總量的42%,其中大部分是紙箱的紙板,這對於辦公大樓來說,是有點令人出乎意料的結果。然而,我們在過去幾年中注意到,這些廢棄物源自於網路購物的增長趨勢相關。由於我們租戶的員工白天不在家中收取包裹,許多人會將購買的商品寄到工作場所,並將通常過大的外包裝箱丟棄在工作場所,以便更容易攜帶回家。雖然這種廢棄物與我們租戶的業務或整個宏國大樓的營運沒有直接關聯,但它對我們持續的廢棄物回收流程產生了莫大的影響。


網購市場的蓬勃發展,間接提升宏國大樓的紙板廢棄量,照片為兩天的回收量。

咖啡、茶,還是零廢棄...

實現零廢棄物社會的目標是永續發展的重要方向,我們試圖仿效大自然的天然循環,讓廢棄物成為其他事物的資源,或者說「一個人的垃圾是另一個人的瑰寶」。然而,在像宏國大樓這樣每天有超過3,000人活動的現代辦公大樓裡,完全消除廢棄物是難以現實的。但這並不代表我們將停止嘗試。相反地減少我們的廢棄物足跡正是宏國大樓邁向綠色運行的完美佐證。


在今年的廢棄物稽核中,有一件讓事我們非常驚訝,就是送焚化爐的廢棄物當中咖啡渣和茶葉渣佔比非常大,而這些咖啡渣和茶葉無法混入目前的廚餘回收系統,因其並不適合做為豬飼料。本月,我們開始試行一種新的分離回收系統,專門收集這些廢棄物,現在正進行測試中,希望找到將其轉化為有效資材的最佳方法。我們不打算要求租戶減少喝茶或咖啡,但我們可以嘗試模仿自然,將這些衍生問題的副產品轉化為帶來益處的物料。


針對咖啡渣與茶葉渣,宏國大樓本月開啟新的分離回收系統。

通過密切監控我們的廢棄物流,定期進行詳細審核,我們不斷尋找提升成效的新機會,我們不斷與租戶對談溝通,給予正確資訊,幫助他們做出明智的決策,共同減輕我們對環境造成的影響與負擔。宏國大樓邁向環境永續的旅程持續前行中。


486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